死之赞美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6集

2019-03-30 23:50
[剧 名]: 死之赞美/사의 찬미
[播 送]: 韩国sbs
[类 型]: sbs月火剧
[首 播]: 2018年11月27日
[时 间]: 每周一、二晚间10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狐狸新娘星
[导 演]: 朴秀真(当你沉睡时)
[编 剧]: 曹秀真
[演 员]: 李钟硕 申惠善 金明秀 朴宣林 金元海 黄英熙 高甫洁 申在河 李知勋 丁文晟 吴义植 韩恩书 李相烨 张铉诚 李哲民 金姜贤 张赫镇 裴海善 崔裴英
[集 数]: 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自杀身亡的韩国第一个女高音歌唱家尹心悳与她的爱人金宇真的悲伤爱情故事。

  第1集

  在茫茫的大海上,有一艘叫“德寿丸”的日本轮船正驶向目的地,船员听到三号船舱传出悠扬的音乐声,他急忙推门进去,沧里没有人,只有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上面留了一张纸条,拜托船员把行李箱寄回自己的家里。船员突然听到有人跳海的声音,立刻来到甲板上查看情况,上面只剩下一男一女两双鞋子,两个人已经消失在海面上,船员立刻吹响口哨,招呼其他船员。金佑镇是日本早稻田大学的英语专业的大学生,业余时间热衷于写新剧和音乐剧,在朝鲜同友会中享有盛誉,他也是生活在日本的朝鲜人,同友会准备回朝鲜举行巡演,盛情邀请金佑镇参加,金佑镇考虑再三,最终答应同友会的邀请,他准备了三个剧目,目的是弘扬韩国民族文化,唤醒韩国民众对艺术的自尊心。同友会成员大力推荐在音乐学院学习声乐的高材生尹心德做音乐剧的女主角,可尹心德担心有危险,可还是好奇地到同友会去参观了一下。尹心德刚走到排练厅的门口,就被金佑镇剧本的台词以及他浑厚磁性的声音深深吸引,金佑镇埋怨她不该打扰自己的雅兴,多亏同学及时赶来,给他们俩互相介绍,金佑镇主动和尹心德赔礼道歉,邀请她做音乐剧的女主角,可她根本不领情,金佑镇向她摆事实讲道理,尹心德答应参加公演,但是条件是不能有声明危险,否则她就罢演。尹心德本来不想参加,可她不服气,想看看金佑镇有多了不起。金佑镇收到父亲的来信,还随信给他寄来一大笔钱,让他好好学习,尽快尽快回到朝鲜,不要看那些没用的书耽误时间。尹心德准时来参加彩排,她清脆悠扬的歌声惊艳了全场,同友会成员听得如痴如醉,可尹心德时刻注意着金佑镇的反应,金佑镇故意背对着她,排练结束,金佑镇对琦柱的演奏大加赞赏,唯独不评论尹心德的演唱,就开始准备排练新剧,参与新剧排练的有一个日本同学友田恭助,尹心德憋了一肚子无处发泄。由于缺少女演员,金佑镇只好让同友会的男同学女扮男装,可他始终无法进入状态,排练结束,尹心德想找金佑镇理论,可他一溜烟就不见了。尹心德追到面馆,直接来到金佑镇的旁边,尹心德被烫的惊叫一声,金佑镇急忙给她一杯水,金佑镇吃完就想离开,尹心德一把拉住他。两个人一起来到茶馆,尹心德开门见山向金佑镇提意见,觉得他太傲慢,无视自己的努力,连最起码的点评都没有,而且尹心德觉得这样的新剧推广到朝鲜的意义不大,可金佑镇却声称他的心里只有被猎枪践踏的祖国,他一直是靠着这股民族精神活着,金佑镇解释她唱得无可挑剔,他没有任何意见,尹心德被说得无言以对,心里却美滋滋的。金佑镇继续带着同学们排练,尹心德无意中得知排练音乐剧和新剧的费用大部分由金佑镇来出,尹心德对金佑镇的印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开始佩服这个表面上冷冰冰,内心却是一团火的男人。金佑镇连续两天没有来参加排练,尹心德鼓足勇气向同学明熙打听金佑镇不来的原因,明熙声称他病了,过两天就会来了,尹心德不放心,她一下课就冒雨来看金佑镇,看他还在睡觉,尹心德就帮他把书放到桌子上,无意中看到金佑镇新创作的歌词,尹心德情不自禁读了出来。

  第2集

  尹心德正聚精会神地朗读歌词,没想到金佑镇突然醒来,尹心德赶忙拿出精心准备的粥给他,金佑镇却面无表情,还极力劝她离开,尹心德想雨停了再走,谎称她没有带伞,金佑镇要借给她伞,尹心德看雨已经停了,只好悻悻离开。金佑镇从窗户里看到尹心德落寞的背影,不由地微微一笑。第二天金佑镇准时来参加排练,明熙很好奇地打听,金佑镇自称吃了别人送的好东西很快就痊愈了,尹心德心中暗喜。排练结束,金佑镇和尹心德一起回去,金佑镇向她敞开心扉,随口说起自己的妈妈,尹心德鼓励他写新剧,金佑镇感谢她帮自己把书放到桌子上,还感谢她精心熬的粥。金佑镇和同学们认真排练,警察突然找上门,友田恭助赶忙过来解释他们在排练戏剧,可警察怀疑朝鲜同学想结党营地,聚众造反,金佑镇主动站出来和警察理论,还用朝鲜语和他据理力争,警察一气之下拔枪相向,金佑镇毫不畏惧,友田恭助赶忙从中劝解,借口金佑镇日语说得不好应付过去,警察对现场进行了地毯式搜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好带队离开。琦柱提议终止演出,担心还会遇到更危险的事,金佑镇坚持要继续排练,尹心德主动站出来支持金佑镇,还鼓励大家勇敢面对,同学们立刻行动起来,金佑镇不禁对尹心德刮目相看。金佑镇感谢尹心德的鼎力支持,可她却觉得是金佑镇改变了她的观念,来干活人惺惺相惜。大家齐心协力终于圆满完成了音乐剧的排练,他们一起踏上了回朝鲜的轮船,尹心德主动到甲板上找金佑镇,她很激动,不由地想起离开朝鲜的那一天。同友会顺利到达朝鲜,开始了一场又一场的巡演,他们不辞劳苦在全国各地奔波演出,受到了民众一致好评,尹心德的音乐剧第一场公演,金佑镇为她加油,尹心德甜美悠扬的歌声让天下的观众听得如痴如醉,金佑镇也甚感欣慰。巡演全部结束,同友会成员顺利回到日本,金佑镇带所有成员一起到酒吧庆祝,明熙询问金佑镇毕业后的打算,金佑镇决定三年以后回朝鲜,明熙不想留在日本,也不想回朝鲜,他想去一个遥远的地方。接下来是交谊舞时间尹心德想约金佑镇一起跳舞,没想到有男同学主动过来约尹心德,她只好和同学去跳舞,金佑镇一直注视着尹心德的一举一动,尹心德也是心不在焉地跳舞,同学一眼就看出她喜欢金佑镇。警察突然冲进酒吧,口口声声要抓同友会的负责人,金佑镇主动站出来,警察把他当场抓走,尹心德心急如焚,明熙到警局了解情况,得知他暂时不能被放出来,同学们只好都先回家了。尹心德一直守在警局门口。金佑镇被严刑拷打,可他始终一言不发。金佑镇终于被放出来,他一出门就看到尹心德,尹心德看他被打得遍体鳞伤,伤心地泪如雨下,金佑镇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第3集

  金佑镇送尹心德到家门口,尹父正好出门,就邀请金佑镇到家里小坐,尹母对金佑镇的伤雪恨,尹心德的弟弟妹妹好奇地过来凑热闹,苦苦追问他们俩的关系,尹母赶忙把他们带走。尹心德帮金佑镇在伤口上涂药,两个人再一次这么近距离靠在一起,都很难为情。尹心德送金佑镇离开,路上看到戴帽子的摩登女郎经过,尹心德随口说起戴帽子不好看,金佑镇却觉得很美,尹心德也不再坚持,她就随口问其金佑镇房间署名水山的诗作,金佑镇承认水山是他的笔名,尹心德的笔名叫水仙,她觉得这两个名字很般配。两个人路过一家音像店,看到伊万诺维奇的唱片,他们都很喜欢,尹心德带金佑镇来到梦寐以求的舞台,她的梦想就是又朝一日在这里歌唱,成为朝鲜最优秀的歌手,让更多的人听到她的歌声,尹心德饿得肚子咕咕叫,她赶忙带着金佑镇来到一家餐馆,饭后,尹心德有带金佑镇来到警察局,尹心德拿起地上的石块,想砸警察局的玻璃,可是她力气太小,根本够不到,金佑镇随后拿起一块大的石块扔进去,当场把窗户砸破,警察闻讯急忙追出来,金佑镇拉起尹心德就跑,警察紧追不舍,两个人最后躲进一个小胡同才幸免被抓,金佑镇情不自禁想吻尹心德,尹心德闭上眼睛期待着激动地时刻,没想到金佑镇在最后时刻又停住了。尹心德鼓足勇气向金佑镇提出以后他们之间称呼亲切一点,金佑镇答应以后再说,他要带剧团的成员到木浦的老家住一晚再回东京,还邀请尹心德也一起来,并且约好在火车站见面,正好电车到了,金佑镇上车离开。尹心德准时来到车站,还特意带了一定漂亮的帽子,同学们都夸她漂亮,金佑镇的眼前一亮,同学们一起上火车。金佑镇带同学们回到青浦老家,他的家是一个很大的庄园,还有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尹心德不禁大吃一惊。当晚,金佑镇组织同学们在大花园里举行了隆重的演出,贤珠伴奏,明熙让尹心德第一个上台表演,尹心德借口嗓子哑了慌忙下台,其他同学表演的时候,尹心德悄悄躲到一边,她的心里很失落,赌气把帽子扔在桌子上,并留下一张纸条先走了,金佑镇心里很不是滋味。第二天一早,金佑镇送同学们离开,他要留下来待几天再回东京,金父苦苦规劝他毕业以后继承家业,不许再写那些激进的文章,金佑镇只好答应下来。夫人把尹心德的帽子交给金佑镇,还劝他不要让父亲伤心。金佑镇回到东京以后几个月都没有和尹心德联系,尹心德再次来找他,竟然是向他辞行的,金佑镇和尹心德从茶馆出来,看到街上报童再发一则号外,有岛武郎和情人一起殉情了,尹心德不理解他们为何要如此了结一段感情,金佑镇却觉得是彼此不想分开才迫不得已的决定,尹心德和金佑镇握手告别,金佑镇心里很不舍,可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尹心德消失在人群中,他的心如刀割。金佑镇继承了家族产业,他无意中看到报纸上的新闻,是尹心德在梦寐以求剧场举行演唱会的报道。演唱会如期举行,尹心德期盼着金佑镇能来观看,她环顾剧场四周,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尹心德刚唱完一首歌,就看到在看台角落里的金佑镇,金佑镇悄悄离开了,尹心德激动地热泪盈眶,她不顾一切冲出去寻找,大声喊住金佑镇,两个人再次四目相对,心里又千言万语一下子涌上心头。

  第4集

  尹心德主动问起金佑镇的现状,想和她好好聊一聊,金佑镇让她先去把演出服换掉。尹心德换好衣服出来见金佑镇,迫不及待打听他的情况,而且明熙时常写信到公司,可金佑镇始终不回,金佑镇很内疚,因为明熙每封信的最后都问他是否还在继续写作,金佑镇实在张不开口承认自己已经放弃了,尹心德感谢他来观看自己的演唱会,她本来已经不紧张,可看到金佑镇的那一刻,她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尹心德声称自己没法忘记和金佑镇在一起的每一段回忆,金佑镇情不自禁紧紧拥抱她,尹心德激动地热泪盈眶,同样紧紧抱住金佑镇。金佑镇送尹心德坐车离开,尹心德上车前答应会给他写信,还鼓励他不要放弃写作。夫人收拾房间的时候,看到尹心德的来信,还有金佑镇珍藏的那顶帽子,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电视台领导邀请尹心德参加音乐会的演出,还提出让她改唱百姓喜闻乐见的流行歌曲,不要总唱那些古典的歌曲,大家都欣赏不了,尹心德只好答应下来。尹心德演出结束回家,母亲迫不及待催要演出费,因为家里已经没米下锅了,尹心德赶忙拿出来微薄的演出费,母亲嫌她挣得还没有勤杂工多,忍不住发了几句牢骚,尹心德连夜给金佑镇写信报平安,倾诉心中的相思之苦,对自己的现状只字没提,金佑镇很快给她回信,也向她汇报了自己的工作,还特意把自己新写的作品和诗歌一起寄给尹心德,也向她表达了思念之情。金佑镇和尹心德一边书信来往,一边约好了见面,每次分开后,两个人就不约而同开始思念对方,他们的感情日渐深厚,小小的信封已经无法承载他们对彼此的思念,父母催尹心德尽快成家,还给她找了一个家境殷实的相亲对象,尹心德断然拒绝,父母苦苦规劝,还明确说明对方答应,只要两个人结婚以后,不但可以负担尹父的医疗费用,还愿意为弟弟妹妹提供出国留学的费用,尹心德很清楚家里的窘况,又看到重病的父亲,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尹心德连夜踏上火车去找金佑镇,一下车就打电话给金佑镇,金佑镇立刻赶来车站见她,两个人深情相拥,尹心德拜托他挽留自己,金佑镇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事,尹心德只好承认父母让她去和有钱人相亲,她决定放弃一切和金佑镇远走高飞,可金佑镇左右为难,他实在说不出口,尹心德抱着他伤心地嚎啕大哭。金佑镇很晚才回家,夫人一直在门口等他,声称父亲要找他算账,金佑镇本想一个人静一静,可也只能硬着头皮去见父亲,父亲劈头盖脸训斥他不管公司擅自跑出去,警告他不许再做文学梦,还禁止他再去京城,金佑镇答应再也不去京城了。当天夜里,金佑镇把尹心德的来信全部拿出来,一封封仔细读了一遍,他痛不欲生。尹心德如约来相亲,心里却满满的全是金佑镇,随后,尹心德带相亲对象去家里,全家人对他很满意,只有尹心德一直满脸愁容,闷闷不乐,对方想拉她的手,尹心德本能地躲开,她期待的是金佑镇那双温暖的手。金父收到出版社寄给金水山的信,得知金佑镇还在写文章。金佑镇每天郁郁寡欢,下班就把找借口关在书房,不是写文章就是借酒浇愁,金父来找他兴师问罪,不许他再创作新剧,金佑镇很生气,和父亲据理力争,他从出生就一直接受父亲的安排,读父亲安排的大学,结婚,他已经忍无可忍,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父亲被他的样子=吓得目瞪口呆,金佑镇长这么大第一次顶嘴,第一次冲他发火。

  第5集

  金佑镇一上班就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迟迟不说话,金佑镇刚想放下,突然猜到是尹心德,尹心德赶忙挂断了,她就想听听金佑镇的声音。金佑镇很晚还没有回家,金父立刻到公司去找,没有见到他的人影,金父就去书房,翻出了尹心德写给金佑镇的信,他气得咬牙切齿。尹心德接到一个日本音像公司演出的邀请,要去大阪分公司录音,尹心德为了凑足妹妹出国留学的费用,二话没说就签了合同。她刚到家门口,就看到金佑镇一直在等她,尹心德激动地说不出话来,金佑镇紧紧拥抱她,想和她永远在一起,还要带她去东京,尹心德激动地热泪盈眶。尹心德送金佑镇离开,金佑镇想出资帮她弟弟妹妹出国,尹心德坚决不要,她只要金佑镇的爱就够了,两个人约定在东京团聚,尹心德处理完身边的事就立刻赶过去,还让金佑镇在她当年寄宿的那家等候,两个人依依不舍告别。金佑镇一回到家,就看到父亲把他的书稿和所有的书都烧掉了,还拿出尹心德的信向他兴师问罪,金佑镇明确声明会不惜一切代价和尹心德在一起,父亲威胁不给他一分钱,可金佑镇心意已决,金父气得大发雷霆,金佑镇向夫人赔礼道歉,金父让儿媳妇把尹心德的信全部烧掉,金佑镇赌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尹心德向相亲对象说明原因,可他已经登报公开了他们的关系,尹心德很抱歉。随后,尹心德向家人解释已经退婚的事,答应再挣钱就让弟弟出国留学,父母也只好作罢。音乐学院的教授李龙门很欣赏尹心德的才华,得知她家境困难,弟弟妹妹都喜欢音乐,李龙门就慷慨出资让尹心德的弟弟出国留学,尹心德对他感激万分。金佑镇把公司交给得力的员工帮忙打理,他收拾行李赶往东京。金基成无意中听同学们议论姐姐尹心德和李龙门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还被未婚夫家强行退婚,金基成一气之下和同学大打出手,直接回家来找尹心德兴师问罪,尹心德还没有来得及解释,妹妹圣德也站出来指责她,声称现在对尹心德和李龙门的流言四起,尹心德一时解释不清,只能暗自垂泪,音像公司因此取消了尹心德的演出,街坊邻居对她指指点点,还有人贴出告示,大肆宣扬尹心德和李龙门的不正当关系。警察突然找上门来,奉学务局的命令来抓尹心德去总督府一趟,尹心德让他们说明理由,否则坚决不去,他们强行把她带走了。学务局长对尹心德动手动脚,出言不逊,她拼命挣扎,局长拿出一份演出合同,让她在总督府的面会上做临时歌手,尹心德坚决拒绝,局长就用她的家人相威胁,尹心德只好照办。父母劝尹心德去总督府唱歌,弟弟妹妹不想让她为了钱委屈自己。

  第6集

  金圣德交给尹心德一封信,那是金佑镇写来的,他一到东京就听说了关于尹心德的各种流言蜚语,他不相信那些流言,一心只盼望尹心德早日来和他团聚,尹心德读完信,感动地失声痛哭。金佑镇正在满心欢喜等着尹心德来东京和他团聚,没想到却等来了他的夫人,并且还带来了父亲绝食抗议的消息,苦苦规劝金佑镇和她一起回朝鲜,金佑镇坚决不干,还让她转告父亲不要等他,夫人最后一次恳求金佑镇,要为自己的父亲着想,然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金佑镇再次回到剧场,看到同学们已经恢复用日语演出,明熙催他尽快完成第五部作品,还约他晚上一起吃饭。金佑镇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迎面碰上尹心德,两个人激动万分,金佑镇犹豫不决,他不能对父亲置之不理,可又离不开尹心德和戏剧创作,尹心德也说出心中的纠结,她如果留在总督府做临时歌手,就等于彻底死掉了,可如果她不回去,家人就无法生存,两个人不约而同想起了有岛武郎殉情的事,也想一死了之,就不会再面对纠结与折磨,金佑镇发誓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即使很快就死去也在所不惜。明熙准时来找金佑镇,发现他不在家,只留下一张纸条,让他五天以后去大阪拿第五个剧本。金佑镇和尹心德连夜赶往大阪,他们一起海边漫步,一起吃饭,尽情享受属于他们的快乐时光,金佑镇很快完成了第五部作品,尹心德一直紧紧抱着他,一刻也不舍得分开,尹心德即兴赋诗一首,向金佑镇倾诉心中的浓情蜜意,最后,尹心德搂着金佑镇幸福地睡着了。尹心德到大阪分公司录音,妹妹金圣德帮她伴奏,社长被她甜美悠扬的歌声深深打动,尹心德还想再唱一首“死之赞美”,社长满口答应。录音结束,尹心德送金圣德乘船离开,并且让她到自己的衣橱里拿走所有的钱,金圣德劝她早点回家,尹心德没有直接回答,只适合妹妹依依惜别。明熙准时来到大阪,从记忆中的住处取走了剧本。金佑镇和尹心德乘船一起离开,他们分别用了各自的笔名登记,他们做好了一起赴死的准备,金佑镇拿出身上所有的钱,还留下一张字条,从行李箱里取出那顶帽子,两个人收拾好一切,就来到甲板上,先把鞋子脱掉,然后开始翩翩起舞,不由地想起两个人从相识以来的所有回忆,舞跳完了,金佑镇和尹心德深情相吻,然后手拉手一起跳海殉情。

  转载请注明 来源:色琪琪在线 http://www.hanju.cc
    顶一个(0) 踩一下(0)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the hit
    • 1. the hit 190329热门金曲中的金曲,制作the hit金曲的崭新载体mash up,嘉宾随机组合,谁与谁的歌曲互相碰撞能获得大众喜爱,获得现...
    • 看见你的声音6
    • 2. 看见你的声音6 190329《看见你的声音》是一档在隐藏职业、年龄、歌唱实力的参赛选手中挑选出音痴和实力派的音乐推理节目。...
    友情链接: 16yg.online    0w2fi.space